惠和斋画廊
首页>>艺文荟萃>>雪的反光和天堂的颜色——写给画家朱成林(作者:吉狄马加)
雪的反光和天堂的颜色——写给画家朱成林(作者:吉狄马加)
发布时间:2014.2.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这是门的孕育过程

是古老的时间,被水净洗的痕迹

这是门——这是门!

然而永远看不见

那隐藏在背后的金属的叹息

这是被火焰铸造的面具

它在太阳的照耀下

弥漫着金黄的倦意

这是门——这是门!

它的质感就如同黄色的土地

假如谁伸手去抚摸

在这高原永恒的寂静中

没有啜泣,只有长久地沉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那是神鹰的眼睛

不,或许只有上帝

才能从高处看见,这金色的原野上

无数的生命被抽象后

所形成的斑斓的符号

遥远的迁徙已经停止

牛犊在倾听小草的歌唱

一只蚂蚁缓慢地移动

牵引着一丝来自天宇的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蓝色,蓝色,还是蓝色

在这无名的乡间

这是被反复覆盖的颜色

这是蓝色的血液,没有限止的流淌

最终凝固成的生命的意志

这是纯粹的蓝宝石,被冰冷的燃烧熔化

这是蓝色的睡眠——

在深不可测的潜意识里

看见的最真实的风暴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风吹拂着——

在这苍秋的高空

无疑这风是从遥远的地方吹来的

只有在风吹拂着的时候

而时间正悄然滑过这样的季节

当大雁从村庄的头顶上飞过

留下一段不尽的哀鸣

此时或许才会有人亲眼目睹

在那经幡的一面——生命开始诞生

而在另一面——死亡的影子已经降临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你的雪山之巅

仅仅是一个象征,它并非是现实的存在

因为现实中的雪山,它的冰川

已经开始不可逆转的消失

谁能忍心为雪山致一篇悼辞?

为何很少听见人类的忏悔?

雪山之巅,反射出幽暗的光芒

它永远在记忆和梦的边缘浮现

但愿你的创造是永恒的

因为你用一支抽象的画笔

揭示并记录了一个悲伤的故事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6

那是疯狂的芍药

跳荡在大地生殖力最强的部位

那是云彩的倒影,把水的词语

抒写在紫色的疆域

穿越沙漠的城市,等待河流的消息

没有选择,闪光的秋叶

摇动着羚羊奔跑的箭矢

疾风中的牦牛,冰川时期的化石

只有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法器

占卜的神枝才会敲响预言的皮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7

你告诉我高原的夜空

假如长时间地去注视

就会发现,肉体和思想开始分离

所有的群山、树木、岩石都白银般剔透

高空的颜色,变幻莫测,隐含着暗示

有时会听见一阵遥远的雷声

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最后的审判

但是,当我们仰望着这样的夜空

我们会相信——

创造这个世界的力量确实存在

而最后的审判已经开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8

谁看见过天堂的颜色?

这就是我看见的天堂的颜色,你肯定地说!

首先我相信天堂是会有颜色的

而这种颜色一定是温暖的

我相信这种颜色曾被人在生命中感受过

我还相信这种颜色曾被我们呼吸

毫无疑问,它是我们灵魂中的另一个部分

因为你,我开始想象天堂的颜色

就如同一个善于幻想的孩子

我常常闭着眼睛,充满着感激和幸福

有时泪水也会不知不觉地夺眶而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4年元月23日

  (作者系青海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当代著名诗人)

 

分享按钮